2000萬直播數據看20萬游戲主播能否月入100萬

網吧,電腦,電競,游戲

聲明: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凹凸數據(ID:aotodata),作者:朱小五and王小九,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。

她那時候還太年輕,不知道命運贈送的禮物,早已暗中標好了價格。

——茨威格

社會在發展,時代在進步。伴隨著未曾停息的擁護聲和反對聲,電競行業逐漸被接受,被認可,走進大眾視野,不再是“不務正業”的代名詞。

而隨著電競的發展,游戲直播這一形式也應運而生,直播平臺成為了電競不可分割的一環。其中,斗魚直播在當年的一片秀場中,最早在直播行業中專注游戲內容,一舉抓住了電競用戶的心,占據了先發優勢。

今年,前有斗魚直播上市讓吃瓜群眾驚嘆,原來傳統概念里小眾的游戲直播已經發展到這樣的地步,后有喬碧蘿露臉事件走向吸睛又魔幻,斗魚又刷了一波存在感。

提到游戲主播,我們能想到的就是動不動幾千萬的轉會費,幾萬幾十萬的打賞:

上圖是斗魚直播平臺最近七天的主播禮物榜,可以看到目前斗魚一些頭部主播的狀況。值得一提的是,只有付費禮物才能在經過平臺抽成、工會抽成后,讓主播得到一小部分錢。

為研究斗魚直播模式下的主播與用戶現狀,我們爬取了斗魚直播上的 2062 萬條數據。

主播最愛打王者,觀眾最愛看LOL

從最新的艾媒數據報告中可以知道,斗魚直播上用戶趨于年輕化, 24 歲以下用戶占六成以上,男性用戶遠高于女性用戶比例,且月收入在10k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占比在11.45%,這個數字已高于高于其他直播平臺。

主播可以自由選擇直播內容,但真正的決定權在觀眾手里。我們選取了部分熱門的分區,對比了不同分區主播的數量和這個分區總體的觀眾熱度。

(熱度: 斗魚直播平臺在 2017 年末開始使用“熱度”這個指標代替人氣,可以側面反映總體人氣趨勢)

從主播直播最多的分區可以看出,排在前幾名的都是我們平時耳熟能詳的PC游戲或者手游。

這其中有幾組對比數據很有趣:觀眾觀看熱度最高是的“英雄聯盟”與“絕地求生”分區,而直播主播數比他們多出幾倍的“王者榮耀”,觀看熱度卻不及他們。除此之外,“顏值”、“戶外”和“一起看”等分區則對主播來說比較“小眾”,但在觀眾中卻很受歡迎。

這種現象的原因可以從下面這張圖中看出——

我們按照每個主播的直播時的平均觀眾熱度,劃分出了不同規模的主播。各分區不同規模主播所占比例中,王者榮耀相對于英雄聯盟和絕地求生來說的“小主播”占比太大。

這就側面驗證了上述的現象。“王者榮耀”之類的手游,只需一部手機即可直播,門檻較低,因此主播眾多,但水平參差不齊。

同時,“顏值”、“一起看”這兩個非游戲分區,在斗魚這個游戲直播平臺似乎也更容易吸引人氣。

不是所有主播,都能成為一哥

斗魚平臺在最近七天直播過的主播共 23 萬余人,我們按照平均直播時長和平均直播熱度將其繪制散點圖。

從圖上能看出,絕大部分主播熱度依然停留在底部,能達到高熱度,成為大主播的寥寥無幾,且熱度較高的主播集中于上述的幾個熱門分區,其他分區主播發展普遍一般。

(ps:大家可以猜猜圖片最上面的幾個點分別代表哪幾個主播,后臺回復“散點圖”可獲取答案)

由于有 20 多萬的主播集中在下方,很難看出他們平均直播時長的分布。另一方面,主播分化程度較為嚴重,為了更直觀的展現趨勢,我們以 1 萬平均熱度為分界,分析了不同規模的主播每天平均直播時長。

圖中可以發現較大的主播每天直播時長集中在 5 小時左右,主播直播時往往既需要全神貫注玩游戲,又要和觀眾一起互動交流,在提升自身技術同時,還要凸顯自身特點,來在眾多主播中脫穎而出,事實上這并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簡單。

而較小主播直播時長則大部分在 1 小時左右,不能持續直播,導致觀眾少;觀看人數少,主播沒動力,久而久之,也就難以出頭。

平均每日直播時長超過 20 小時的一般為全天直播,這樣的直播大部分是“一起看”分區, 24 小時播放電影電視劇之類的視頻,其他基本都是游戲或者比賽的官方頻道,用來循環播放官方視頻。

那么主播們大部分在什么時間直播呢?他們的觀眾也是同一時間準時觀看嗎?

從同一時間段內主播直播與觀眾觀看在線人數可以看出,有兩個時段有差異。

一個是晚上 21 點后至凌晨 6 點前,以直播為職業的主播往往已經進行了5- 6 小時高強度不間斷的直播,會選擇后半夜好好休息一下,而將看直播作為娛樂的觀眾則躺在床上看到上頭;

另一個時段是下午 12 點左右到 18 點,觀眾都正在上班上學,而很多全職主播中午起床吃飯后,正好下午開始了他們的直播。

大部分主播并非我們想象的那樣,時間自由,賺錢容易。每天在線直播的主播人數以十萬甚至百萬為單位,但真正贏得觀眾喜愛和自愿刷大量禮物的事實上寥寥無幾。一時的流量換不來觀眾永遠的買賬,以噱頭博出位后如何用內容留住觀眾,是每個主播在探索的方向。

隨著行業監管的加強,直播平臺已逐漸褪去“泡沫”,流量紅利消失,回歸理性。行業內的競爭將更加集中于頭部平臺之間,這些平臺也更需要探索更優質的內容和更多元的發展,而非寄希望于“喬碧蘿”一樣的噱頭中。

數據分析:偶爾聽唱歌的朱小五

內容撰寫:不愛看直播的王小九

聲明: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,如需轉載,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。協助申請

相關文章

相關熱點

查看更多
?
河北11选5推荐号码 球探篮球比分手机 十一运夺金 天津股票配资 捷豹比分足球指数 陕西快乐十分 淘财网 熊猫配资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苹果|??? 体彩p5 金斧子配资 壹点顺配资 浙江十一选五 吉林快三 牛操盘 华金配资 福建22选5